湖北襄阳一对夫妻因沉迷邪教自杀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3月17日 17:03 
字号:小| 背景:
 
 
 
 
 

父亲刘宗保留下的遗书。

    3月3日,接近中午的时候,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从这座桥上跳下。目击者描述,男子特地挑了处水深的地方跳下去,瞬间跟石头落水一样,一沉到底。

    男子的妻子当时就在不远处默默地望着丈夫从桥上跳下,没有阻拦,没有哭泣。她从桥的一侧走到桥的另一侧,见丈夫的尸体迟迟没有浮起,便转身离去。妻子说,这是神的惩罚,谁也没办法逃避!昨日,她亦跟随丈夫的步伐,跳下湍急的运河。截至昨晚八时,警方仍然没有找到她的踪影。

    编者按:

    邪教已成为当今世界的公害,打击邪教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的职责所在。中国各级政府亦早早成立专门的防范与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过去几年,正是在这些专职机构的大力宣传下,普通民众对包括法轮功、全能神教在内的诸多邪教组织巨大的破坏力有了清醒的认识,在日常生活中一旦接触到这些打着宗教旗号蒙骗世人、破坏社会的非法组织也会有天然的警惕,可受限于人员的不足以及基础的薄弱,这些专职机构在对那些已经被邪教组织蒙蔽的邪教痴迷人员的教育和帮扶上还任重道远。

    本文讲述的是一对来自湖北襄阳、痴迷于三赎基督的夫妻,在自救、他救以及基层组织救援都不足的情况下最终走上绝路的故事。我们旨在通过这样的故事呼请社会各界人士对邪教痴迷人员多一份耐心与关爱,协助政府专职机构,用真情、真意、真理的力量感染邪教痴迷人员,让他们重新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最终回归到主流社会。

    信徒

    刘宗保抱怨:我饿也饿过,死也死过,为什么神还不放过我?不过在说这话的同时,他还是忍不住朝四周看了看,赶紧作忏悔状。他说,虽然看不到神,但神看他就跟照镜子一样。

    跳河男子名叫刘宗保,现年52岁,湖北襄阳人,是一个执迷的邪教信徒。

    这一点可以从他留下的文字中体现。刘宗保落水以后,家属在其行囊里找到两张字条,一张写给下墩村所属的南城篁村派出所所长,字条上写明自己的死亡与其房东、儿子及其他人员无关;另一张则写给上帝,他在字条中祷告:我来到天父面前认罪,我亏欠神,对不起弟兄姐妹,更对不起我们上帝天父,求你宽容我、饶恕我、可怜我……

    在过去几个月,刘宗保深受信仰的困扰,把一切的异常都视为神的惩罚:他早前曾在南城步行街附近一家餐厅从事清洁工作,有一次餐厅的水龙头突然不出水,他认为这是神在警告不能再做清洁,因此辞去了工作;还有一次,刘宗保连续几个晚上噩梦连连,便认为这是神不允许他再在出租屋居住,于是协同妻子在滨江体育公园附近一个桥洞风餐露宿了八天八夜——— 南城篁村派出所记录了这起离奇的失踪案。

    更多的时候,刘宗保选择在出租屋躺着,不吃不喝。在他的信仰中,这是向神赎罪的最好的一种方式。刘妻曾回忆,最长的一次夫妻俩整整五天水米未进。

    刘宗保偶尔也会心生怨念。因为常年时不时不吃不喝,他脸色蜡黄、形如枯槁,很难集中精神,跟人聊天的时候眼神总是直愣愣的,给人一种迷离的感觉。刘宗保抱怨:我饿也饿过,死也死过,为什么神还不放过我?不过在说这话的同时,他还是忍不住朝四周看了看,赶紧作忏悔状。他说,虽然看不到神,但神看他就跟照镜子一样。

    刘宗保前年十月被儿子接到东莞居住,在陌生的东莞,与其出租屋临近的一个同乡大爷是他认为唯一可以交心的朋友,他向大爷倾诉了自己的苦恼,却遭到大爷无情的嘲弄。直爽的大爷认为,刘宗保之所以有这么多离奇的想法,纯粹是因为好吃懒做。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研究显示,邪教痴迷者与精神病患者在支配性、压抑性、轻躁狂、精神病态等方面呈强相似性。专家呼吁民众把邪教痴迷者视为患者,予以强有力的精神支持与帮助。可这一点在中国很难实现,普通民众更多地把他们当成异类,而非需要帮助的患者。就在三十多年前,中国大部分民众还顽固地认为精神疾病是资产阶级在自欺欺人。现在精神治疗虽然已回归正常,但普通民众对精神类疾病、尤其是邪教痴迷者最常见的癔症、妄想症、精神分裂的理解还近乎为零。

    同乡大爷列举了下墩村几个四川老太太的故事,说这几个老太太每个月光捡破烂就能赚一两千元,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帮补家用,而刘宗保只会整日无事生非,连累家庭。大爷回忆,来东莞一年多时间里,刘宗保先后换过五六份工作,最长的干过两个月,最短的只做了三天,最后都说神不让他做而辞工,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几乎都用来睡觉了,“村里上了年岁的老人都瞧不起他”。

    刘宗保死后,同乡大爷仍然坚持这个看法。

    迷途

    之后,刘宗保拒绝再去教堂,开始了频繁的自杀:去年腊月二十四,清晨五时,他自称接到神的启示———两口子必须死一个,在刘宗保准备自杀工具时,有着同样信仰的妻子悄悄溜出房门,跳进出租屋背后的鱼塘。

    受理刘宗保失踪案的南城篁村派出所民警是少有的几个愿意耐心倾听刘宗保述说的人之一,只是东莞层出不穷的治安案件已经让民警烦不胜烦,而精神帮扶本身也远远超出民警的职能范围。好心的民警建议他去东莞为数不多的几个基督教堂问问,看看能不能在教友、在牧师的帮助下解决问题。不想,刘宗保在基督教堂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慈爱的牧师安排教友们一起为刘宗保祷告,还赠送给他一本《圣经》,这是他自以为信仰基督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完整版的《圣经》,可他翻开《圣经》却发现,《圣经》上的内容与其此前的信仰相差巨大,而且上帝竟然也变了!刘宗保自称梦见过上帝,是一个身材高挑、相貌阳光,长得跟儿子很像的黑发中国人,那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荣耀。可在教堂,他见到上帝的儿子耶稣的画像,居然是一副外国人的面孔。

    陪同刘宗保前往教堂的儿子刘欢见到父亲当时崩溃了,用近乎吼叫的声音说:你们信错了!

    莞城福音堂的牧师说,根据刘宗保描述的教义,他信奉的其实并不是基督教,而是一种叫三赎基督的异教。三赎基督又称蒙福派或二两粮,其核心内容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只有教主才能拯救世人。三赎基督宣扬禁食、有病不用服药等特异功能,还要求成员放弃生产,放弃一切世间追求,具有明显的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性质。据官方资料显示,至1995年,三赎基督已在全国15个省681个县市拥有信徒达35万人。同年,中国政府认定其为邪教。刘宗保的老家———湖北襄阳南漳县政府亦证实刘宗保信奉三赎基督。牧师试着纠正他的信仰,却遭到他大声斥责,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之后,刘宗保拒绝再去教堂,开始了频繁的自杀:去年腊月二十四,清晨五时,他自称接到神的启示———两口子必须死一个,在刘宗保准备自杀工具时,其有着同样信仰的妻子悄悄溜出房门,跳进出租屋背后的鱼塘,一个晨练的好心人把她救起;腊月二十九,因为感觉魔鬼撒旦进入了自己的脑子,刘宗保在家割喉,幸好被儿子及时阻拦;二月末,同样是清晨,在南城宏远桥脚,他把一把长刀插进胸口,万幸,胸腔的骨骼挡住了刺向心脏的刀锋,随即被好心人送至南城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死过三回,就算有罪也该赎完了吧,你还打算自杀吗?”儿子刘欢在医院问。

    “我不敢决定,我要问问神”,刘宗保当时回答。

    两天后,他从桥上跳下。这一次,他成功了。

(编辑: 曾丽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