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大代表建议女性产假延长至3年

北京人大代表建议女性产假延长至3年

    出镜代表:王幼君 市人大代表、北京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

    晚上频繁起夜,白天按时上班,宝贝只能扔给老人或保姆照看……这是大部分职业女性产后面临的现状。市人大代表、北京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幼君建议,将女性产假延长至3年,由社保提供3年的生育津贴或由财政出资保障,以改善幼儿家庭紧张的生活状况。

    现状

    晚上频起夜 白天吃不消

    刚刚休过了4个月产假的艾女士又重返工作岗位了。扔下还在襁褓中的宝贝,艾女士想起来就心酸,晚上频繁地起夜更是让第二天早起上班的她备受折磨。“一晚上得醒三四次,最严重时几乎一小时醒一次,喂奶、换尿布,等折腾完了我也清醒了,晚上能睡上两三个小时,已经很庆幸了。”

    频繁地起夜照顾宝贝,白天却还要投入工作。这让艾女士有点吃不消。“睡眠不足,白天经常晕乎乎的,有时候工作也会出现差错,没法全心投入,两头顾不好。”

    和艾女士一样,很多妈妈饱受着因产假太短带来的折磨。

    “金水银水不如妈妈的奶水,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母乳协会建议妈妈至少母乳到一岁,最好能到两岁。但实际上,产假一结束,美好的愿望就会被现实打破。我恢复工作后的第一周就被派了出差,虽然只是两天,但对于正在哺乳期的妈妈和孩子来说却要经历巨大的痛苦。孩子吃不上母乳,而妈妈只能躲进厕所去吸奶,然后再把它倒掉。”妈妈单女士说。

    正处于哺乳期的年轻妈妈小常告诉记者,为了给宝宝准备第二天的“口粮”,她不得不把专业的吸奶、储奶器具带到单位,利用工作间隙完成吸奶,晚上再背回家中。

    没人照看 不敢要“两孩”

    孩子没人带,同样是很多年轻妈妈的痛。樊女士的宝贝儿子去年年初出生,一家人欢喜得不得了。但好日子转瞬即逝,产假一结束,樊女士面临要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尴尬。

    “我和老公都有工作,婆婆身体不好,我妈还要照顾老家的奶奶。”说起这一年多来,樊女士总觉得亏欠儿子,“不断地想办法,妈妈过来一段,婆婆过来一段,保姆请一段,家里的亲戚过来帮忙照顾了一段。”就这样,儿子轮番着被带,就是没有亲娘的陪伴。

    “儿子正是需要妈妈的时候,但我却不在他身边陪伴他,不能让他感受妈妈带来的安全感。”樊女士常常自责。

    “现在的产假太短了,如果在目前的产假制度下,尽管我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我也不会再要第二个宝宝了,实在是没有时间没有人照看。”樊女士无奈地说。

[责任编辑: 曾丽 ]

我有话说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