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前妻态度冰冷将氰化钾塞进其5岁儿子口中

法庭上的陈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不已。

    在机场送别女儿和外孙女,却遭遇前妻讥讽,失控的他把氰化钾塞到前妻5岁儿子的嘴里,看到小孩毒倒,男子也吞药自杀。

    温州永强机场人来人往,而这危险的一幕,就发生在今年五一黄金周的第一天。

    日前,温州男子陈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昨天上午,温州龙湾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49岁的陈某,温州市区人,案发前在北京经商。庭审开始,陈某在法警的押解下,慢慢走上被告席。他的脸部略微浮肿,微微驼着背。

    面对公诉人的起诉,陈某没有否认。但在庭审现场,他有些语无伦次,“我根本不想杀人,就想见见女儿,给外孙女一点见面礼,如果收下钱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如果前妻当时不这样说,也不会有这样的事……”话还没有说完,陈某双手抱着话筒,哽咽起来。

    “我方被告人曾打算自杀,他太久没见到女儿,却被前妻激怒,才一时失控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有意要去杀人。”听着辩护律师的话,陈某突然捂住脸哭了起来。

    今年5月1日6时10分许,陈某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候机楼2号门前送其女儿程程(化名)及外孙女乘坐飞机时,因感觉其前妻徐某言语不当,于是将随身携带的一块氰化物强行塞入被害人浩浩(化名。2009年2月23日出生,系徐某再婚后的儿子)嘴里,致使浩浩当场昏迷。

    当时,陈某误以为浩浩已死亡,于是吞下氰化物想自杀,后晕迷。经医院抢救,浩浩于当日脱离危险并出院,陈某也于5月7日脱离危险并出院。

    听说女儿回国,兴冲冲赶回温州

    谁知道,竟吃了个闭门羹

    这起悲剧,是如何发生的?在这个家庭背后,又有怎样的情感纠葛?我们先来梳理一下这起案件中的人物关系。

    陈某的女儿程程,是他与前妻徐某所生,目前随前妻定居德国,已育有一个1岁多的女儿;前妻徐某,已再婚,生有一个5岁的儿子浩浩;而陈某,也于2011年再婚,有一个2岁的儿子。

    “程程从德国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小宝宝,你升级做外公啦。”今年五一前夕,远在北京的陈某接到亲友电话,听说女儿回温州探亲,他激动得一夜未眠。

    只不过,女儿一行将在五一当天回德国,陈某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赶回温州见上一面。

    毕竟,他已经十几年没见女儿了,而外孙女更是从未谋面,作为外公的陈某,一定要给礼金,聊表心意。

    可是,陈某这几年的生意并不好,为了给外孙女准备一笔见面礼,陈某把自己的私家车卖了。4月30日,陈某从北京赶回温州,准备送别女儿和外孙女。

    “4月30日下午3点多,我给女儿打了电话,我让他们等等我,让我们见上一面。可是到了下午6点多,电话已经关机了。”陈某说。

    满心欢喜回到温州,准备见见女儿和外孙女,谁料赶到温州时,却联系不上了,陈某心头一凉。

    他想着,前妻每次回来都会去姐姐家。眼下,联系不到女儿,陈某就径直去了前妻的姐夫赵某家里。

    “我只是想见一下程程,可她关机了,我希望姐夫能帮我联系一下,但他们拒绝了我的请求。”见不到女儿,陈某拿出一万元,希望姐夫代为转交,“可他也拒绝了。”

    陈某心里很不好受。在他看来,他只不过是想见女儿和外孙女一面,这要求并不过分,何况这一万元钱,是他卖了车才得来的。

    “他们电话不接,人不让见,红包也不愿意帮我转交,我真的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拿着退回来的钱,陈某回到了母亲家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在家里翻了大半天,找出了十几年前的一块氰化钾。

    深感狼狈的陈某,从母亲家出来,出门时,他把氰化钾带在身上,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当时一直下不了决心,也不甘心,就在外面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天快亮了,还是决定不了。”陈某说。

[责任编辑: 曾丽 ]

我有话说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