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现实版超生游击队:夫妇十年连生七个娃(图)

探访现实版超生游击队:夫妇十年连生七个娃
 
七个孩子爬上一张床,整个床铺被填得满满当当。
探访现实版超生游击队:夫妇十年连生七个娃
记者在一屋破烂中,给他们留下了这张“全家福”。

    国庆前夕,接到读者报料,记者赶到浙中一个小镇,赶到这户“超生游击队”的家。

    打工妇女

    十年连生七个娃

    一间面积不到20平方米的租住破屋,房顶一字斜披,最矮的地方只有一人高,光线透过屋顶破洞照在了一贫如洗的屋内:一张破旧不堪的老式花床和两块用木板拼搭的小床,即是全家9口人睡觉的地方,床上、灶台上和其他空间,杂乱地堆积着破衣烂衫等生活用具,一台花100元钱从旧货市场淘得的16寸彩电,算是最值钱的家当……在这犹如垃圾场一般的屋檐下,就生活着43岁的乐惠敏夫妻,生活着7个从10岁到10个月的孩子。

    乐惠敏用浓重的贵州口音,向记者讲述起了过去十年的“造人”岁月。

    十年前,33岁的乐惠敏邂逅37岁的江西民工杨洪江,这对同在浙中小镇打工的外乡人,相识不久即结合在了一起。婚后,靠着辛勤汗水,两人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是接下来未有任何节育措施的他俩,开始一个劲生孩子,不到十年竟然一口气生下了六个孩子,加上乐惠敏婚前带来的一个女儿,共有了七个孩子,其中六个是女儿,成了名副其实的“葫芦娃”之家。

    满屋孩子

    无尽烦恼接踵而至

    过多的孩子,给这对民工夫妻生活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压力,7张小嘴天天张着要吃喝。杨洪江由于没多少文化,年纪又大,技术活干不了,只能干一些又累又脏的力气活。尽管木工、泥水匠、修路敲洞、装修拆墙,什么活都干,但每月只能拿回3000多元工钱。一个月吃的开销就要2000多元,加上房租水电费,还有三个孩子的上学费用,常常入不敷出。前些天读小学二年级的大女儿,体检查出眼睛高度近视,老师让她配矫正眼镜,杨洪江一问要380元,只得作罢。女儿说,现在老师让坐第一排,但看黑板还是很吃力。

    妻子乐慧敏本是个不怕苦不怕累的挣钱好手,但整天这么一大帮孩子的吃喝拉撒洗,丢给谁照管?无奈之下,辞工回家,“家庭保姆”的职业,她一当就是十年。

    除此之外,老杨说他们还碰上了孩子读书的难题,不久前,到了入园年龄的第四个孩子去报名,谁知少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户口!原来七个子女中,只有三个孩子上了老家户口,剩下四个孩子都是“黑户口” ,今后四个孩子到哪读书成了夫妻俩的一大心病。

    早知今日

    当初就该踩“刹车”

    繁重的体力活,加上生活压力,让47岁的杨洪江面庞布满了皱纹,看上去显得十分苍老。“为何要生这么多孩子?”面对记者提问,满脸愁容的老杨深吸一口劣质香烟回答道:主要是重男轻女思想作怪,总想多生儿子多得福;同时也受家族观念影响,杨洪江和乐惠敏各有姐弟六人,因此他俩认为,生个五六个孩子本属正常。“早知养育这么艰难,真应该早点踩‘刹车’!”这对打工夫妻面对记者镜头,显然已感到了后悔。

    艰辛、无奈、烦恼交织一起,几乎压坍了乐惠敏的家,周围不少人见状,无不感慨:真不愿再看到这样超生、超贫、超累的一幕。

[责任编辑: 张丝倩 ]

我有话说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