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生女因太懒离婚两次 家里垃圾桶生蛆

    很多人以为,有了感情基础,婚姻就能幸福。但事实却是,只有感情却不悉心经营,同样也会失败。

    林静曾经以为,凭着自己的美貌和对丈夫的一心一意,她的婚姻没有理由不幸福。然而,拿着这本“婚姻经”,她却在四年时间里,离了两次婚。

    两次婚姻失败之后,28岁的林静,虽然还有机会重新开始,但她曾经的错,在自己和女儿的生命里,都留下了难以抚平的伤口。

    独生女从小被富养

    林静的老家,在兰西某乡。头脑活泛的父亲,并不靠种地养活家人,而是养着多台大型耕种、收割机械。

    在农村生活还较为艰苦的80年代,林静家早早地成为了万元户。

    林静是父母的独生女儿,父母对她疼爱有加。

    在她的记忆里,农田里活忙的时候,她的一些同学,都会帮父母干农活儿,而她,最多也就是陪着父亲坐在高高的驾驶室里,俯视着帮父母干活的同学们。

    很小的时候,林静就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与同龄的孩子不一样,天生就应该过好日子的。

    林静的母亲,是个非常勤快的女人,加之对林静的宠爱,母亲从不舍得让她干家务活儿。

    直到上初中,林静甚至还不会给自己系鞋带,更不用说洗衣、做饭等家务活儿了。

    林静母亲一直幻想着,等女儿长大了,一定会找到一个好男人,然后宠爱她一辈子。

    在很多同学和村人眼里,林静是像公主一样长大的。

    因懒惰使丈夫流泪

    上天对林静的偏爱,不仅仅是给了她优越的成长环境,还给了她美貌。

    2005年,高考落榜的林静,通过一番“活动”,在哈尔滨上了一所专科学校。

    学校里,林静虽不能称之为校花,但也是学校里少有的漂亮女生。

    很快,在学长少斌的追求下,林静恋爱了。对林静来说,少斌是初恋,所以她非常珍惜这段感情,而大林静两岁的少斌,也总是处处宠着她。

    两年的恋爱中,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虽然也有小吵小闹,但最终都和好如初。

    2008年,林静大专毕业了,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而林静却忙着筹备婚礼。

    林静知道,大学毕业了,不能再靠父母了,便理所应当地认为,少斌是她的下一个依靠。

    当年冬天,她便嫁给了已经工作两年的少斌。

    婚后,林静理直气壮地在家里做起了“全职主妇”。然而,林静这个主妇做得并不合格,衣服脏了,送去干洗店,少斌下班了一起叫盒饭,

    就连收拾房间这样的事,她也不愿意干,实在太乱了,就趁少斌不在家时,找保洁来做。

    一次,少斌发现,家里多日未倒的垃圾桶里,竟然爬出了蛆虫。

    林静说,当时,她以为丈夫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丈夫沉默过后,竟流下了眼泪。

    哭过之后,少斌向林静提出了离婚,此时,他们结婚还不到一年。

    可就在两人准备离婚时,林静发现自己怀孕了。孩子的到来,暂时挽救了林静和少斌的婚姻。

    再婚后惰性不改

    女儿出生后,由于林静的懒惰,女儿常常被侍候得一塌糊涂。

    林静也曾试图改掉自己懒惰的毛病,但每当面对枯燥繁琐的家务时,她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有时候,洗手间里扔着孩子的十几件衣服,等少斌休息日洗。女儿两岁时,少斌再次向林静提出了离婚,并称对林静的懒惰,已经忍无可忍。

    为了孩子考虑,林静同意将女儿留给少斌抚养。

    离婚后,林静找了几份工作,但无论是到商场当营业员,还是到公司当接待,她都没办法长久坚持。

    2013年春天,林静认识了小田。3个月后,他们结婚了。

    林静知道,小田看中的是她的美貌,而她看中的,则是小田养她的承诺。

    结婚初期,小田确实非常宠爱她,既不让她外出赚钱,也不用她做任何家务。但是不久后,林静发现,小田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当林静以此对小田质问时,小田给林静的答复是,他们的婚姻原本就是不平等的,林静没有权利要求他忠诚。

    林静没有怪小田,她知道两次失败的婚姻,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憧憬一家三口团圆

    如今的林静,正在位于乘风庄的一家饭店里打工,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懒惰。

    林静告诉记者,她很少向人提及自己这两次失败的婚姻,她觉得很丢脸,也懊悔自己曾经的懒惰。

    让林静更加懊悔的是,没有好好珍惜与少斌的那段感情以及他们的婚姻,最终还给孩子带去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林静说,她一直不能忘记,与少斌分手的那一刻,对方眼里的那些哀怨及女儿的哭声。

    林静曾经以为,女人只要漂亮,只要对丈夫一心一意,就会拥有幸福的婚姻。直到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后,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再漂亮的女人,也要有养活自己的本事,再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也需要两个人去经营。”

    现在的林静,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她说要给女儿做个好榜样。

    同时,她也憧憬着少斌能重新接纳她,她盼望着一家三口团圆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 张丝倩 ]

我有话说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