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患尿毒症 11岁女儿写劝父书:爸爸别离婚

   “因为这件事,我哭了许久心也不在学习上。”这是小霞如今的真实写照。

    小霞写给父亲的信,未曾寄达小霞写给父亲的信,未曾寄达

    3年前,母亲患尿毒症回江西老家治病,身体每况愈下。母病两年后,小霞做了先天性心脏病手术,就再没见过母亲。苦撑了3年多,父亲“有些撑不下去了”,决意离婚。犹豫再三,小霞写下一封不曾寄达父亲的信,渴求父母爱如初。

    “亲爱的爸爸:您好!您的身体还好吗?工作忙吗?我很想您。

    我们进行了一次月考,考试成绩不是很好,可能你会很生气。爷爷每天都在为您的事操心,身体也越来越差,病也严重了许多。

    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您做错了一件事,我虽然这方面的事情很不懂,可是我也不是三岁小孩,别再提出和妈妈离婚的要求了……就算妈妈不在了,至少有您陪着我,我也就满足了。”

    这是四川内江资中的一位11岁农村女孩小霞写给父亲的信。

    原来,小霞母亲王丽3年前患上了尿毒症,目前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父亲陈兴拼命打工赚钱给妻子治病、供女儿上学。苦撑了3年多,父亲觉得“有些撑不下去了”,决定离婚。小霞想用这封信挽留父亲。

    “现在看到女儿这封信,我会更加慎重地做决定”

    由于父亲并没有提供准确的邮编和地址,小霞最终没能将这封信寄到父亲手里。为了了却小霞的心愿,记者通过微信将这封信转交给了父亲陈兴。

    看完信后,陈兴许久没有说话。“太让我意外了,丫头长大了!”陈兴说,自己完全没有意料到女儿能写出这样的话。

    他记得,女儿在电话里曾提到过写了一封信给自己,“还喊我给她说邮编和地址。”陈兴说,当时他连续上了两天的班,几乎没怎么合眼,“现在都不写信了,哪有心思去找什么邮编地址”,只是敷衍着回答了下。“现在想起来有些惭愧。”

    陈兴说,自己向妻子提出离婚也是逼于无奈。3年的治疗已经花费了不少钱,还欠下了许多账。为此,他在新疆拼命挣钱,常常几天都不休息,每天都很疲惫。“和女儿的交流也很少。”

    “女儿一直是我的动力,为了她我必须卖命工作。”陈兴说,自己苦苦撑了3年多,妻子的病情却逐日加重,看不到希望,他感到自己“有些撑不下去了”。

    信犹豫再三

    “我要的不是富裕的家庭,不是漂亮的衣服,也不是时兴的玩具,而是您和妈妈对我的爱。”

    小霞说,自己也是犹豫了好久才写下这封信。“但我确信他一定能看到。”

    小霞是资中县高楼镇共家村共农小学六年级学生。加上她,该年级总共9名同学。

    今年10月,学校布置了一个特殊的作文:让留守儿童每人给父母写一封信,写完后统一免费邮寄。

    班主任尹树彬最先看到了小霞写的信。尹树彬说,看完这封信,她不禁潸然泪下。

    原来,小霞的母亲王丽在3年前患了尿毒症,随后回老家江西治病。为了补贴家用,父亲陈兴远赴新疆当运输司机,挣钱给妻子治病并承担女儿的抚养费。支撑了3年多,陈兴日渐“撑不下去了”,决定离婚。

    小霞是在关电视机的时候偶然听见了爷爷与父亲的争吵,知道了父亲要离婚。

    她说,自己曾在电话里问过父亲为什么要离婚。然而父亲只说了句“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便挂掉了电话。这让她委屈了好久。

    “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我晓得她心里难过。”头发花白的爷爷陈洪说,他不止一次看到,小霞在房间里捧着父母的相册,一边看照片一边抹眼泪。每每这时,他也只能悄然走开。

    病母女两别

    “妈妈得了病,您别再惹妈妈生气了好吗?”

    每次听到女儿说“头晕”,王丽就整晚地睡不着觉。“疼痛给我一个人就算了,不要再给她了。”

    在资中县高楼镇共家村,崇山峻岭深处,有一条坑洼的土路弯弯曲曲伸向远方,土路边那座低矮的旧砖房就是小霞的家。

    小霞是留守儿童,在她大约1岁时,父母就双双外出打工,由多病的爷爷照顾她。夫妻俩每年春节回家待20天,便是小霞最开心的时光。

    在她8岁那年,母亲王丽被查出尿毒症,由于户口在江西,为了社保能够报销部分费用,选择了回老家养病。那年寒假,小霞在父亲的陪同下坐上火车去了江西,在母亲身边呆了20天。

    此后的两年多,小霞做了先天性心脏病手术,她再没见过母亲。但她常常会梦到母亲,梦到过年,梦到那些无忧无虑,有父母陪伴的日子。

    远在江西的王丽也思念着女儿。现在由于病情加重,每周她都要进城透析3次。从老家村子到城里有20多公里的路,王丽每次都是自己骑着电瓶车来回。她时常觉得自己浑身无力,身体每况愈下。

    王丽说,自己没有奢望过换肾。一是手术费太高,二是没有肾源。“只有母亲的肾配型成功,但是她身体不好,我也不忍心要。”

    “女娃子可怜,这么小就没有妈妈在身边。”说起女儿,王丽感到自责不已。母女俩常常通话关心对方的身体,一通电话就是半个小时。每次听到女儿说“头晕”,她就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疼痛给我一个人就算了,不要再给她了。”王丽语带哽咽。

     梦不愿醒来

    “梦里,妈妈抱着一束闪闪发光的向日葵,她还在跟我挥手。”

    黑暗中,小霞这才发现自己跌到了床下,冰凉。而后默默地钻回被窝,闭上眼睛,不愿梦醒来。

    小霞时常想念母亲。她喜欢画画,画全家福,有她,有爷爷,有爸爸妈妈。院坝前面的土坡上种着十几棵橘子树,到了成熟的季节,黄澄澄的果子结成一片,煞是好看。

    每次看着门前的橘子树,小霞就会想起偎着母亲过年的场景。记忆中,母亲最爱吃橘子了。以前每年春节,母亲回家总是要摘上一大箩筐橘子,最后被吃得精光。今年的橘子就要红了,小霞说自己一定要挑几个“最大最红的”,等寒假去看妈妈的时候带给她。

    今年农历八月初九,是小霞11岁生日。生日那天,爷爷去集市上割了点肉,做了几个她爱吃的菜,爷孙俩就算过了生日。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好快乐的梦”。在梦里,母亲没有生病,容光焕发,左手右手拎着大包小包,站在山头对她挥手“我回来了!”她还看到,母亲怀里抱着一束巨大的向日葵,金灿灿的闪闪发光,“生日快乐!”在母亲的祝福声中,她激动地跳了起来……

    她一下子醒了。黑暗中,她这才发现自己跌到了床下,冰凉。她默默地钻回被窝里,闭上眼睛,好继续那个梦,不愿醒来。

    小霞从小就怕黑,但是她已经逐渐熟悉了黑暗。无数个夜晚,趁隔壁房间的爷爷睡着后,她又独自摸黑走到院坝中。外面漆黑一片,皎洁的月光洒下来,星光满天,四周偶尔有虫鸣,小霞喜欢这样的安静。

    “妈妈跟我说,看到星星眨眼睛,就是她在想我。”小霞说,满天的星星总会勾勒出人的轮廓,她总是联想到妈妈。她会站在黑暗中和星星说话,就像面对妈妈一样,诉说自己遇到的开心或难过,常常一站就是半个小时。下雨的时候,她就打把伞走进雨中,对着雨滴说着自己的思念。

[责任编辑: 闫小芳 ]